潇湘晨报网_湖南生活长沙新闻第一门户网

潇湘晨报网_湖南生活长沙新闻第一门户网是知名的中文新闻门户网站,也是全球互联网中文新闻资讯最重要的原创内容供应商之一....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 >

世界正在目睹民族主义国际运动兴起

发布时间:2019-01-12 10:14编辑:admin浏览(58)

      “民族主义国际运动”的说法或许听起来有点自相矛盾。民族主义者首先关心的是其本族的命运,对他们而言,国际合作并非天经地义。美国总统特朗普就经常被刻画为世界舞台上孤立的特立独行者。事实上,他正在成为一场国际运动的非正式领袖。特朗普将美国朝着民族主义方向扭转,改变了世界各地的基调。

      英国《金融时报》外交政策首席评论员吉迪恩·拉赫曼发表《唐纳德·特朗普率领全球民族主义复活》的文章(刊于该报网站6月25日)认为,世界正在目睹民族主义国际运动的兴起,尤其是民族主义政党在西方兴起,他们互相鼓舞,共同合作。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是这场运动的核心。

      这位美国总统已在欧洲找到了意识形态知音,包括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和意大利副总理马泰奥·萨尔维尼这样的重要人物。欧洲的民族主义者包括现在加入联合政府的极右政党,比如萨尔维尼的联盟和奥地利的自由党。不过,比较传统的中间偏右政党也越来越倾向采用民族主义主题,比如德国的教社会联盟、英国的保守党和奥地利的人民党。

      民族主义者通常最关注移民问题,坚持捍卫国家防止西方之外的移民“成群”涌入的现象。涉及经济问题时,他们常常迷恋特朗普式的保护主义。

      这些民族主义者对国际机构和条约也持敌对态度,他们将其视为没有根基的全球化精英的玩物。特朗普政府退出了部分国际条约(比如巴黎气候协定)和诸如联合国理事会这样的机构。欧洲的民族主义者则把怒火对准欧盟及管理难民的国际规定。

      他们正在逐步寻求合作。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已慎重考虑关于成立“柏林—罗马—维也纳”轴心,打击非法移民的可能性。美国驻德国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也谈及要让欧洲的特朗普式“保守派”掌权。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在意大利大选期间,在罗马召开了民族主义政党会议,事后他写道:“必然会感到我们站在历史正确的一面。”

      相形之下,民族主义者痛恨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和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他们被视为婆婆妈妈的国际主义者,在移民这个决定性问题上愚蠢至极。

      这股民族主义并不仅限于西方。最近,笔者在德里与印度政要贾扬特·辛哈进行了长谈,他认为莫迪政府应拒绝普世主义,捍卫印度的独特文化。

      很多开明的国际主义者很难接受民族主义者正在取得进步,部分原因在于民族主义者忽视了这个世界的复杂性并以其主张威胁到了全球化趋势。

      民族主义者强调民族国家不朽的重要意义,这显然与选民不谋而合。要求更加严格地控制非法移民的呼声,是这一主张的自然流露,因为谁有资格成为公民是民族认同的核心。新民族主义者的核心要求在中具有合法地位,比如控制移民或实行保护主义。但是,一旦掌权,他们采取的政策就迅速滑向可怕的方向,比如美国拘留移民儿童,或是萨尔维尼要求从意大利驱逐大批罗姆人。同时,欧洲的民族主义者,如萨尔维尼、欧尔班以及英国独立党奈杰尔·法拉奇,都利用了对欧盟的不满情绪,抱怨欧盟夺走了国家太多的传统权力,从国家预算赤字到公民权利,把控一切。

      一个重要问题是,民族主义者强调民族国家的主张,通常带有强烈的文化和种族元素。一旦你开始认为外来者不如你的同胞有价值,甚至把外来者当作“成群出没”(特朗普语)在你的国家的人,那么就很容易残酷地对待他们。

      另一个问题是,新民族主义者常常忽视了当今世界的复杂性。国际规则不仅仅是一群漂泊不定的全球化精英倡导的意识形态的产物,它们还是管理国与国之间从贸易到旅游的一切交往的必要手段。废除这些需要谨慎处理的国际法,就会走上无政府状态,滑向贸易战或真正的战争。

      因此,虽然民族主义者正在联手挑战全球开明派国际主义者,但是民族主义国际运动本质上是不稳定的。如果民族国家互视对方为敌,这个世界必然出现冲突。

      正如美国哲学家福山所言,特朗普同时与所有美国盟国都翻脸,彻底将美国从、自由的国际秩序领袖的地位上拉下来,并且给世界注入巨大的不确定因素。特朗普“美国优先”主义的,所走向的只能是“美国独行”的世界。